當前位置:首頁 - 幽默笑話大全 - 恐怖笑話的笑話,恐怖笑話笑話大全,關于恐怖笑話的笑話

恐怖笑話笑話大全,恐怖笑話幽默笑話

【笑話大全】提供在線查詢查詢恐怖笑話的笑話,恐怖笑話笑話大全,關于恐怖笑話的笑話。

請輸入查詢關鍵字:

恐怖笑話

分類:【愚人笑話】

有一天,我發現路上開了一間新書店,就走了進去。一進門,發現屋子里面黑乎乎的,沒有一個人。喊老板,但沒人回答,我就自己翻書看。一會兒,我決定買一本叫《不可思議》的書,又大喊了老板。這次從書店后面出來一個眼神空洞的老頭兒。我問多少錢,他說35元,他的聲音也怪怪的。我掏了掏口袋發現只有32元,就對他說“抱歉,我只有這么多”,他說那就算你32吧!但是他又接著說道(聲音低低的):“你回家后絕對不可以翻開最后一頁,不然會……嘿嘿嘿嘿……”他的笑聲陰森森的,我趕緊抱著書跑了出去。回到家后我把書放在書桌上,晚上睡覺時忘了關窗,風從外面吹了進來,把書吹到了最后一頁!我突然醒來,發現書已翻到最后一頁,非常驚慌,馬上迅速地把書合起來。但我睡不著了,因為我非常好奇,最后一頁到底寫了些什么呢?我忍不住翻開書,卻發生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我看到書上寫著——原價25元。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下面還寫著——特價10元!

巴士嚴重車禍有預兆

分類:【恐怖笑話】

在你想像中,鬼會是怎樣??長發披面但沒有五官?還是半空飄浮的無腳人?原來,有些靈體是與常人無異的,一樣會坐巴士,上了巴士一樣會入‘錢’,就算與他閑談,都未必知道他是鬼。唯一的證據,就是外人看不到有人上落站,和錢箱里折得很細的溪錢。以下巴士上的靈異故事,是由本版的忠實讀者、和‘巴士迷’梁先生提供。梁先生對巴士的迷戀有點特別,他并非收藏巴士模型或老照片,而是收集有關巴士交通意外的愛好者,多年來每到有空閑的時候,他便會到不同的站頭跟司機及車長交談,從而得悉很多關于巴士機司的靈異事件,并曾預知到某些嚴重巴士意外的發生……

前巴士迷死后也坐車

由一個地方去另一個地方,坐巴士是其中一個途徑,這點路人皆知,但原來靈界朋友也需乘坐交通公具,才可到達目的地。據巴士迷梁先生憶述,曾有一位巴士司機在閑談中透露,他曾經接載過鬼乘客:‘他是一位夜間巴士司機,當時為晚上十一時許,他所駕駛的巴士途經美孚上橋位前時,見到約十位乘客等候上車。’

鬼乘客喜歡坐上層?

車長停車上客后,一眾人等,便不約而同地走到上層去,下層卻空無一人。梁先生說:‘這車長的行車路線,總站在青衣,在回總站前一個站,上層有乘客按鐘下車,他便停車、開門,剛巧這時他的車后,有一輛尾隨他回青衣總站的巴士。’

巴士到總站后,車上乘客必須下車,而司機也要檢查一趟,才可下車小息。梁先生表示,這車長還未下車時,隨后的車長走上他的車子跟他說:‘你的車子是否出現故障呢?’

尾隨司機看不到有人

但車長不明他為何這樣問。原來如果車長發覺巴士出現故障,會先停車開門,以作查看。‘那你為何在總站前一個站停車開門?’‘有客落車,當然要停車啦。’車長一頭霧水地回覆。

梁先生說:‘尾隨的車長續問,現時這么少生意,到了總站已無人在車內。回覆是,不是無客,在美孚站才上了多位客人。’

對方驚訝地道:‘沒有可能的,我車跟著你車尾好久,都看不到車內有人,怎可能會多人呢?’

樓上飄腥味還有溪錢

這位車長半信半疑,但他可以肯定,之前上車的乘客中,有一位是巴士迷,他經常坐車當娛樂,車長曾跟他在車廂內閑談,早前他從上層的潛望鏡中,還看到那巴士迷在看照片。于是,他走到上層查車,發覺車上隱隱有一股血腥味,有點像有人把街市上的鮮魚放在車上,車長在剛才看到巴士迷的座位旁,發現幾張溪錢,這一刻,他心寒起來。‘過了一段時間,這名司機查資料時才發現,該位巴士迷,是美孚大火時的其中一位死難者。’

到底,梁先生所說的鬼古,是否真有其事?或者是以訛傳訛而夸大了內容?相信就只有當時人才知道,而筆者亦嘗試到站頭查問,但由于司機正是現任的車長,不便發表任何意見。

夜不歸路

分類:【恐怖笑話】

不知道欲蓋彌彰這個成語是哪個老祖先發明的,我想他到死也想不到幾千年后的后人會深受其苦!比如我!我想方設法的證明我自己是正常的,千方百計的讓人們看到我的思想,想以此來說明我的一切,一切的一切與常人無異!

可是我發現,我越是這樣,人們越以為我不正常。甚至最厲害的時候,還把我關在家里,怕我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兒!還成沓的往家里帶心理醫生,以便讓我得到更好的治療。我知道,他們都以為我有點神經病!自從那件事發生后他們就不在把我當正常人看待了!

或許你會認為這樣的狀態很好!最起碼你想要什么就會有什么,而且,不管你做了什么都不會有人與你計較-…這樣其實也很便利,只是你不明白,我是多么想再當一回正常人呀!哪怕一天也好!我多么希望妹妹能象以前一樣與我大吵一架,媽媽能再聲色厲俱的訓斥我一次!于是我便時不時的故意惹他們生氣,故意去搞一些破壞!可是,大家只把這一切當作是我神經受損后的結果,沒有人跟我計較這些!

大概是4個月前的事了!

那天是周末,吃過晚飯我就去學校的機房上網了!學校也是最近才裝的網絡,雖然有點慢,但對于我這種純消遣型的人來說已經足以!

從機房出來的時候大概是9:00,天已經黑透了!

實驗樓坐落在學校的東北角上,離宿舍很遠,中間還有一個操場和一條小徑!平時這里人就很稀少,到了晚上出沒于此的,除了看門的老頭再就是象我這樣的腰包不鼓的網絡癡迷者了!

我從樓里出來,下了平臺,穿過操場,馬上就要進入那條小徑了!我發現四周一個人也沒有!而那條小徑,被四周的樹遮掩著,透不進一點燈光來!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被黑暗映襯出的白色的路面!

四月的天氣,已經算是很怡人了。可是這條小徑——大概是被樹木層層遮擋的原因吧,讓人感到有點陰冷!站在邊上我都感覺到了!我看了看后邊,還是沒有人出來0討厭!”我跺了跺腳“怎么還沒有人來!”看看前面的路,我心里有點發毛!盡管我知道應該不會發生什么的,可是,心里還是有點害怕!

總不能在這耗下去吧!有什么的!白接受了這么多年的思想政治了!世界上哪里有鬼!我自己給自己打氣壯膽,決定邁出這勇敢的一步!

當我剛剛打算過去時,我聽到了后面傳來了腳步聲!太好了,我心中暗喜,有個做伴的就好了!于是我停下腳步,等待那人的到來!

是個男生!他走到我身邊的時候看了看我,停了一下0怎么,害怕呀?”他的聲音里滿是笑意!哎!管不了這么多了0恩,有點怕,前邊挺黑的。”我聲音小小的說。畢竟這不是什么光榮的事!

“一起走吧!”他在前面走了,我恩了一聲,也跟上了!

盡管有了一個人,可是我還是有點怕,總感覺自己背后涼涼的,象是有什么在盯著我!我知道這是我的恐懼心理在作崇!于是我便緊跟了他的腳步!大概是聽到我的步子加快了,他慢了下來!

“你是什么系的?”他對我講話了!哎呀!天哪!我好感謝你!我在心里充滿了感激!

“哦!我是美術系的!”我忙不迭的說!

“美術系!怪不得,很浪漫的系呀!”

“哈哈~~~~~也就那樣吧!大家都差不多的。”聽到別人夸獎我的系,心里自然美滋滋的。好象也不是那么害怕了!

“哎!怎么這邊還有一條路?”他回頭對我說!

“沒有吧!哪里有!”我對他笑了笑,往前探了探身子!真的,真的有一條小路!以前怎么沒有發現過呢?

“是呀,好奇怪!我以前從沒有注意過!”我很疑惑的對他說!

“是呀,不知道這條路通向哪里呢!”

“不知道,咱們走吧!”我看了看那條也很黑暗的小路,不禁催促道0挺害怕的,走吧!”

“哈哈~~~~~~真是膽小!這有什么好怕的!現在才9點多,鬼還沒有出來呢!再說了,哪里有鬼!”他似乎是很開心的樣子!

哼!嘲笑我!被一個很帥氣的男生嘲笑,真是很沒有面子!不過,還是先回去再說0回去吧,明再看。”我的聲音都有了些許的哀求!可憐呀,我一向很厲害的!

“好吧!”他又往前走了!我緊緊跟著!這回沒有說話,大家都默默往前走著!

我心里又開始犯毛了!脊背上一陣一陣的涼!我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那條路,可是,總是克制不住,許多許多的疑問在我心里層出不窮!這條路好長呀!

我正在低頭匆匆趕路,突然他停住了!

“走呀!干嗎?”我害怕的說!

他沒有說話,只是回過頭來!

我攥緊了兜里的鑰匙,心想,要是你敢……

“到頭了。”他對我說!

我松了一口起,抬頭看看前邊,還是黑黑的。

“沒有呀!”我向四周看了一下,發現好象空曠了許多!這不是那條小路了!我倒吸一口氣!

“你肯定很疑惑是嗎?”他開口了,聲音變的很蒼白,沒有一點感情!突然,我發現他的衣服不知什么時候換成了白色的!而且~~~~~~~~天哪!我被嚇的動也動不了了!

他似乎是飄在空中!他的褲管是空的!

我腿軟了!大腦一片空白!我眼睜睜看這那團白色的東西飄向我,卻無力躲開!

“你留下來陪我!留下來陪我!”那團白色夾著這樣含混不清的聲音飄向了我!越來越近!借著月光,我看到了他的臉!紫紅色的面孔!好象是沒有瞳孔的眼睛!濕淋淋的頭發,上面滴下紫紅色的液體!

我摸著了身邊的一個木棍,努力的揮過去!

……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了,爸爸媽媽都在身邊!

我想安慰安慰媽媽!可是,張嘴說出來的卻是:“他是個鬼,不要過來!”

后來,我就一直都是說這句話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神經受傷了!幸好,我還有文字的表達能力,可是卻沒有人會那么有耐心的去看了!就算我寫了,人們也以為我在胡說!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明白的!

這就是我的手記!

后來我才知道我是在學校的野外被發現的,在我的前面,有一個男人的尸體!用福而嗎林泡過的,紫紅色的尸體!

據說那天剛好附近醫學院丟了一個尸體,而且,就是那具!

人們都說我是被他嚇的,都認為是惡作劇!可是只有我知道,不是人,是鬼!

大家以后不要走夜路,尤其是自己的時候!或許在你身邊的人,就有可能是鬼也未可知!

七月十五的白雨傘

分類:【恐怖笑話】

今天是農歷的七月十五,傳說在這一天里,陰間的大門會打開,所有的鬼魂都可以到世上來走走,運氣好的,還可以把家人燒給自己的東西帶回底下享受。也有人說,如果你在這一天把兩片綠色的樹葉放在眼睛上的話,就可以看到自己已故的親人。

我要講的故事,就是發生在多年以前的一個鬼節。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高考落了榜,只好去找補習班再來一年,可惡的是當年考的成績實在是太對不起國家的培養,連重點高中的補習線都沒到,只好到郊區的一個普通高中“進修”,我在學校的附近租了一間平房,騎單車上學只要20分鐘,房間很小,一張床,一個寫字臺,如果我回來把單車放進房子的話,那基本就沒什么空間了。由于是在郊區,我這里經常停電,還好學校要求每天都要上晚自習,晚上停電的時候也可以和其他人聊聊天。

這一天,天氣特別的悶,晚自習的教室里好象人特別的多,而且似乎有不少的陌生人,這并不奇怪,我們學校管理并不是很嚴格,有些人把自己的男女朋友帶來一起“探討學習”,所以經常有不認識的人在教室里。誒?平時一起神侃的幾個哥們都沒來啊,那有夠無聊了。我象征性的翻了一會書,就開始發呆。怪了,今天的自習室好象沒什么人講話,這些家伙要是早這么用功學習的話,還用得著跑到這里來多受一年罪嗎?真是想不開。“熱死了,到晚上肯定會下雨”我找了個大體看上去還挺順眼的女生搭訕,哦?沒反應,奇怪我一貫都對自己的聲音頗有自信的,這個美女也太不給面子了,“呵呵,我原來沒見過你啊,你不是我們學校的吧?”我坐到她的對面,她還是低著頭,看來和美女打交道都是不怎么容易,她沒回答我的話,靜靜的做著歷史習題。“同學,這個年代填錯了”我拿筆在她的習題集上劃了個勾。“謝謝”她終于抬起了頭。哇!好美的女生。我終于真正看清了她的臉,用任何華麗的詞語來形容我面前的這個美人都不過分,薄薄的嘴唇,小巧的鼻子,彎彎的眉毛,眼睛……雖然很漂亮,但看上去似乎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不過還好,這樣已經夠完美了。我正發呆一樣的看著她,她似乎有些心慌,手一震,橡皮掉在了地上,我們幾乎是同一時間去拾那塊橡皮,不經意我碰到了他的手,好冷,她縮回了手,我把橡皮放在了桌上,我才發現到這個女孩的皮膚很白,甚至是看不到什么血色,可能是教室里日光燈的關系吧,我沒有仔細想很多,對她笑了笑,她終于對我的努力有了回報,給了我一個淡淡的笑。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到背后一陣寒意,刺骨,甚至叫我覺得全身毛孔都張開了。我不禁回頭看了一眼,立刻,我發現了這陣寒冷的來源,前排的一個男生正在看著我,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當時他的眼神,怨恨而狠毒,我的胸口仿佛被一塊巨石壓住一樣,連呼吸都感到困難。他站起來,走到我身邊,但那雙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一直在注視著我,我拼命的想擺脫他的眼神,但不知怎么回事,我使出全身的力氣也無法把自己的眼光從他的眼睛上拿開。“她是我的!”他用一種緩慢而無力的語氣說了這句話。我張大嘴巴想說些什么,可是說出的話自己都聽不見,“算了,放過他吧”那個女孩淡淡的說,男生的眼光終于離開了我的視線,頓時我有中如釋重負的感覺,迅速的離開了這張桌子,在旁邊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我回頭看了一眼女孩,她輕輕的嘆了口氣。

我坐到了教室的最后,再也沒敢抬頭看那個男生,再看了幾本漫畫以后,我看表已經11點多了,陸續有人離開了自習室,剩下用功的學生已經不多了,我注意到那個男生已經不見了,女孩的座位也是空的,估計已經回家了,想起剛才的情景,我不禁嘟囔著:“見鬼了”,收拾了一下東西,我背著包離開教室下了樓,在我去車棚取單車的時候,我習慣的跟看門的大爺打了個招呼,奇怪了,平常天天見的那位和善的大爺今天沒來,幫我開門的這個我從來沒見過,我滿懷疑慮的推了車,蹬了幾步就上路了。

外面果然已經開始下起了雨,我是從來不帶雨傘的,我把襯衫脫下來,纏在單車的把手上,冰冷的雨點打在身上很舒服。今天晚上格外的寧靜,路上沒什么車輛,我索性離開了人行道,把單車騎到了馬路中央,路燈有些昏暗,忽然遠遠的我看到前方有兩個人影,是一男一女,共用一把白色的雨傘,看起來挺親熱。慢慢的近了些,我認出他們就是剛才在教室碰到的男生和女生,“哼,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還走在大路中間,不怕被車撞埃”想起來剛才狼狽的樣子,我不禁有些惱火,于是想到了一個報復的辦法。我狠踩了幾下踏板,在經過他們旁邊的時候突然伸手打掉了男生手中的雨傘,然后一陣狂笑而去。我一邊騎車一邊回頭看著男生慌忙的揀雨傘替女孩遮雨,心里得意萬分。就在那個男生揀雨傘的時候,突然一輛卡車從后面疾馳而來,強烈的車燈照在我的眼睛上,我急忙將車往旁邊一拐,卡車呼的一聲開了過去,我趕忙回頭看他們,只看到路邊的白色雨傘,而男生和女生都不見了。“奇怪,一定是走在旁邊的人行道上了,我返回剛才惡作劇的地方,還是沒發現他們,我從地上拾起了雨傘,”下次見面再還給他們吧,差點害人家被車撞“我心里有些內疚。

我家的附近有個商店,每天晚上路過的時候我總要買一些東西回去做夜宵,雖然今天下雨,我還是照例走進了這家商店,隨便買了些東西,我發現商店的電視正在放劉德華演唱會,于是我饒有興致的邊看電視邊和賣東西的小姑娘聊天,演唱會結束的時候已經快0點了。我哼著歌走出商店,發現我的單車居然不見了,“靠,今天是怎么了,碰到這么多倒霉事!”我罵罵咧咧的回到我的小屋里,媽的,又停電了,摸黑洗漱完畢,我關好門準備睡覺。外面還在下雨,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突然,一聲巨響,狂風把門吹開了,我一骨碌從床上跳了起來,看到那個自習室里的男生正站在我的面前,閃電照進了小屋,他的臉雪白雪白的,他伸出手抓住我,我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感覺渾身都是力氣但卻無能為力,他仍然用那種恐怖的眼神看著我,我感到心在狂跳,心臟的承受能力已經達到了極限,意識也漸漸模糊……慢慢的,我清醒過來,是做了個夢嗎?門還是開著,天已經亮了,好象已經過了上課的時間,我看了一下表,桌上的鬧鐘停在了凌晨0點。

我滿懷疑慮的來到了學校,課間的時候派出所的人過來說找到了我的單車,他們從車牌號上找到了我,我去領車的時候他們告訴我偷車賊死在了路邊,并給我看了現場的照片,奇怪的是所有的照片都照不出來死者的樣子。回去以后我把發生的所有事情告訴了我的幾個哥們,他們卻說昨天晚上自習室根本沒有開門,我看了傳達室的黑板,上面清楚的寫著:“今天晚上,由于學校停電,自習取消。”我和他們說起我見過的男生和女生,也沒人對他們有印象。

故事本來就該到此結束了,一年過去了,我考上了一所大學,臨走的那天,我和學校看門的老大爺聊起一年前發生的事情,老大爺告訴我,前些年,有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談戀愛并且在外同居,學校發現以后,就在高考的前兩個月開除了他們,可是他們仍然在別的地方報名參加了考試,并且雙雙考上了名牌大學,在那年的今天,他們出了車禍,都死了。那個男生的家就住在學校旁邊。聽完這段話,我確定我的經歷不是這么簡單,于是我決定去拜訪一下那個男生的家人,還要帶上那把雨桑

沒花什么工夫我就找到了我要找的地方,給我開門的是位四十上下的女士,沒等我對她說明我的來意,她已經泣不成聲了,她告訴我,他的兒子和那個女生是被卡車撞死在學校旁邊的馬路上,那天晚上下著雨,他們打著一頂白色的雨桑“雨傘?”我突然發現我身旁的雨傘居然不見了0是,白色的雨傘,在這里”她從旁邊拿過一把雨傘,盯著我,臉上浮現出一種詭異的笑,然后慢慢的說:“就是這把,我兒子每年鬼節回家探親的時候都要來拿這把雨桑”我突然感到背后一股刺骨的寒冷,就和一年前的自習教室里的一樣,身后東西慢慢靠近,我呆呆的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能動,只能看到對面墻上有本日歷,上面用鮮紅的字寫著:七月十五…

她的妹妹

分類:【恐怖笑話】

終于向蘇蘇求婚,她只是驚訝的看著我拿著大把玫瑰出現在她面前片刻,就向我點點頭.看來女人的要求不過如此.我的確愛她,也因為我的確需要成家。

蘇蘇是本地人,家里還有一個妹妹,爸爸媽媽都是大學的教授。所以第一次見到蘇蘇,我就被她身上良好的教養吸引住了。現在象她這么傳統的女子不多,是做老婆的好對象。

“你家人很好相處吧。”我坐在車上居然有點緊張。

她微微一笑,替我整理了一下衣領,“你怎么好象很緊張?”

“我能不緊張嗎?丑女婿就要見岳丈岳母了!”我打趣道。蘇蘇把頭靠在我肩膀上,“放心好了,我爸媽都是很好相處的人。但是你也要好好表現哦。”

“遵命!”我把車靠在路邊,蘇蘇家那棟小樓到了。我的心反而突然平靜了下來。蘇蘇挽著我的手臂一本正經的走向她家。

蘇蘇的爸爸媽媽一看就知道是知識分子,夫妻兩個都很客氣的接待了我。反而讓我感覺有點疏遠。不過沒有辦法知識分子都是這個樣子的。蘇蘇也感到了我的不自在。她一直都在替我回答他爸爸的一些深度問題,我坐在那里只是一個勁的喝她媽媽為我倒的茶。

終于蘇蘇爸爸結束了對我的問話,跟蘇蘇說:“你陪家明坐下,我還有一點稿子,吃飯的時候我會下來的。”說完便上了樓。

蘇蘇媽媽也笑笑,“家明啊,不要客氣,當自己家。蘇蘇,這樣,你叫家明先去你房間坐下,這晚飯的菜我還沒有準備好,你幫幫我。”

“哎,”蘇蘇把我帶到二樓。“這是我爸的書房,這個是我的房間了。”她伸手把門推開,我卻把眼光放到了她旁邊的房間門,我隱約聽到里面傳來一聲笑聲。

“你先坐著,看看我的相冊吧。”她把相冊放到我手上,“我先下去了,吃飯的時候叫你。”

她在我臉旁親了下便出了門。

我隨便翻了翻她的相冊,都是她小時候的照片,站在她旁邊那個女孩子應該是她妹妹吧,兩個人長的不象埃我正研究著,門突然開了,我抬頭。一個長發女孩站在門口望著我。

“你?”我有些驚訝,這個是她妹妹?真是女大十八變埃沒有想到長大了人變的很漂亮。

“你是她的男朋友?”她開了口。聲音冷冷的。我有點驚訝。蘇蘇的妹妹怎么這么冷淡,好象和她感情不太好一樣,這么說起來,蘇蘇好象是沒有在我面前提她妹妹的事。難道姐妹兩個有仇。

“這個女人又不知道搶了誰的男朋友了。哼”她緩緩走進來,站到我面前,“眼光還不錯。”

我有些尷尬,“你~~你蘇蘇的妹妹。”

她沒有回答我,繼續問我,“你有多喜歡她?”

“這個,我```”

“男人總是被表面給騙了。都是一樣的。當初她從我這搶走阿偉的時候也是一幅淑女樣。哼。”

原來兩姐妹都喜歡同一個男人,我有些明白為什么她是這個態度了。我剛要說話。她突然將嘴唇壓在我唇上,我吃了一驚,忙推開她。

“呵呵!”她笑起來還真的是滿好看的。“真是好玩,我出去了。你呆會慢慢陪你的一家人吃飯吧。對了,你看我和她,誰漂亮?你喜歡誰?”她將臉向我靠近,我聞到一股幽香,清晰的看到她眼中的調笑和勾引的意味。這個時候我不禁想到網上那個經典的小姨子的笑話,馬上站了起來。

“對不起。我下去了。”

她伸手拉住我,“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和你們一起吃飯的。我恨死那個女人了。”

我回頭看了她一眼,匆匆下樓。迎面遇見蘇蘇。

“我剛要去叫你,怎么了?滿頭大汗的。”

我不敢說出剛剛的事,“沒什么,是不是吃飯了?”

“我就知道你餓了。”她笑著牽著我的手。

吃飯的時候果然沒有見到蘇蘇妹妹,她們一家人在餐桌上習慣不說話,讓我覺得很沉悶。

我們的婚禮一個月后就舉行了。我們從認識到結婚不到三個月,父母和朋友都感到很奇怪,但是他們都不知道我之所以這么快結婚是因為我發現這一個月來我的腦海里都是蘇蘇妹妹的影子。但是我真正要的妻子就是蘇蘇這樣的,我不能再猶豫下去了。

蘇蘇今天很漂亮,穿著白色婚紗的她始終帶著幸福的笑容。但是我一直心神不寧的瞟著坐在宴席角落里的她的妹妹。她今天也穿了一件白色的長裙。畫了一點淡妝,長發柔順的披在腦后,一直一個人安靜的坐著,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們一家人出現在一個場合,我這么些日子都不敢問蘇蘇她妹妹的事,生怕會被這個聰明的女人看出我的心思。

有種煩躁的情緒一直在我心頭,我對旁邊的蘇蘇說:“你等等我,我到休息室抽跟煙。”

“那你快點啊,我還有人要你認識呢。”她叮囑。

我有點心慌,馬上就走到了休息室,關上門就點了一根煙。我也不小了,頭一次為一個女人這么失魂過,可她居然是我老婆的妹妹。這時候我隱約聽見門外有人說話的聲音。

“蘇蘇行啊,甩了阿偉馬上就找了個更好的。”

“可不是,想當初她妹妹和阿嬌為爭阿偉爭的死去活來的,想不到被自己姐姐挖了墻角。”

“最傻就是她們兩個了,還都為阿偉自殺,一個白白丟了命,一個住進神經病院,還不知道那個男人躺到別人懷里了。”

“不要說了,走走``”

我怔了很久,蘇蘇的妹妹曾經自殺過?那她```我看到的她到底```為什么她從來不和家人一起吃飯,為什么她那么恨她姐姐,難道她是``我不敢想下去了,心頭股寒意往上沖。我立刻走出休息室朝她坐的地方看去,位置空著。我簡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一只手拉住我,我嚇了一跳。

“怎么了你?”蘇蘇關心的問,我一頭冷汗。

“到處找你呢!”我這才發現蘇蘇旁邊站著一個臉色蒼白的女孩,精神很不好的樣子。

“家明,這個是我妹妹絲絲,她一直住在半山療養院。家明家明,你怎么了?你不是怪我早沒有告訴你吧?你看什么呢?”

我呆呆的看著她們身后那個一臉怨恨的女子,突然想到剛剛聽到的話,脫口喊道。

“阿嬌!”

蘇蘇臉上出現的恐懼的表情我一輩子都忘不掉。

BBS之戀

分類:【恐怖笑話】

婉君和小胡是因“TALK”而認識的站上好友,兩人常在午後藉著互BBS訴甘苦。日久生情,婉君越來越在意小胡在站上的活動,生怕其他TALK高手搶走這位好友。她常藉著察詢“使用者計劃”來觀察小胡的一舉一動。

然而,婉君所擔心的事終究發生了。

08號那天,小胡首次未依約上站。婉君心想,也許他有事吧!可是09號,10號過去,依然絲毫不見小胡的蹤影。有點生氣的婉君,決定寄封MAIL給這位負心的小胡,希望小胡能把事情說清楚,若是想再和她TALK大可明白說,何必躲躲藏藏!

一天兩天三天過去了,MAIL如石沉大海般毫無回音。

第四天,傷心的婉君決定給小胡最後一次機會,心想:“今天若再看不到信,我就再也不上元智站了!”打開電腦,上了站,只見螢幕寫著“你有信件”,婉君高興的差點讓心兒從口中跳出來。心中不斷的喊著:“一定要是小胡的!一定要是小胡的!”果然沒錯,是婉君盼了七天的小胡寄來的,信上寫著:

親愛的小君君:

那天我失約了,真是對不起!我實在有不得已的苦衷。晚上12:00點後上站好嗎?到時再和你聊。

婉君心想著:“就這樣,一點誠意都沒有,晚上再找你算賬!”

那天晚上,婉君和小胡再度重逢,兩人又恢復了往日的友誼。和以往一樣,兩人天天相約在站上談心,不同的是,小胡總要求在12:00以後。兩三天過去,婉君開始有了種想法:“干嘛老約在12點以後,是不是認識了其他的小狐貍精,白天和她TALK去了!”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婉君決定查查小胡的“使用者計劃”。不查還好,一查可查出了問題,原來小胡的上一次上站時間依然停留在08號!

“奇怪,是故障嗎?可是我的就沒錯!”婉君心想著。

突然一股沖動,婉君從舊報紙堆中翻出了08號的報紙,幾個斗大的字,震撼了她:

“實驗室管理知多少:8號凌晨,桃園某工學院研究生胡XX,因心臟病突發,求救無門,冤死於電腦前......”

在網上不要亂叫老公啊!!!

分類:【恐怖笑話】

我女友小H,由於太貪玩,連大專的文憑都沒拿到,現在待業在家已一年多了。平時無聊,經常上網去泡GG,因為她小有姿色,加上又不拒絕視頻。被她騙得死去活來的可憐GG數不勝數。有一次我翻她QQ好友的名單,從頭拉到尾要一分多鐘,還要都是小圖像!!!我常跟她講,騙人不好,她沒有一次聽得進去。這次好啦,差點要了她的小命。

她前2個星期遇到了一怨男,幾天就騙得別人對她死心塌地。差點連銀行密碼都告訴她了。兩個人山盟海誓,就是什么不能同年同月生,也要同年同月死的那種。她也是犯賤,我早就告訴她,說這種人一般都長得不怎么樣,她硬是要和別人視頻聊天。好啦,等那位仁兄穿戴整齊,打開攝像頭,結果就只有一個啦。

我好心跟她講,叫她和別人說清楚。她偏要逗別人,還說什么我不在乎你的外表之類的話。但是小H一星期前又玩厭了,和另一帥GG打得火熱。冷落了那位仁兄。有一天,那個被冷落的怨男跟小H說他要去死,小H當時也沒想那么多,又正好帥GG在和她講一纏綿悱惻的故事。隨口就叫那怨男去死。還把別人踢進了黑名單。

她說兩天都沒見到那個怨男了,我叫她打個電話給別人,她沒當回事。終於有一天晚上,那怨男的頭像又出現在她QQ上了。她很生氣,大罵別人。因為現在太多的黑客軟件,她還以為別人搞她的電腦。后來發現不對勁了,先是關不了QQ,后來連機都關不了了。那個怨男一直在問她,不是說好同年同月死的嗎??她一怒之下就拔了電話線。可是那個人還一直在發信息,都是些什么要殉情的話。她也沒辦法啦,就叫我去了。

我一進她家就覺得不對,陰氣特別重。我問了事情的起因經過,就覺得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我試圖和那怨男聊天,還沒坐下,護身符就亂動。我知道那怨男已經不是人了。但是怕嚇到小H,我也不敢出聲,就叫她回避一下。

和鬼談判真是件不容易的事,不是我小時候有和馬面交手的經驗,早就被上身了。我和那只東西談了很久,它那口怨氣不散的原因就是小H叫了別人幾聲老公,還要山盟海誓,她要帶小H走,這件事到了地府,也是小H不對。好講到我口都干了,它還不肯罷休。我只好狠下心,把它打得魂飛魄散。

要是再有人遇到類似的情況,當然,最好不要騙別人。但是真的碰到了,記住一點,這些為情自殺的鬼雖然怨氣重,但是沒什么靈力的。一個什么護身符之類的法器就可以打得它們魂飛魄散。不過會損自己的陰德的,所以,萬不得已不要亂用!!!!

最后一句,大家自重啊,不要亂叫什么老公老婆的,就算被鬼鉤了魂,到了地府都沒情講的。

迷離境界之幼童

分類:【恐怖笑話】

我這一生過得平平淡淡,也沒經歷過什么大風大雨。不過,有件事卻縈繞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雖然事隔多年,但印象還是十分的深刻。那年,我因為公事而必須出國一趟。按照時間,我從家里到機場,大約只需半個鐘頭。飛機將在下午四點鐘起飛,兩點四十五分左右我就駕車離家,前往機常這次出國三天,我會把車子寄放在機場的停車常當車子來到三叉路口,我將駕駛盤旋向左方時,視線忽然被一個小孩吸引住了。他就坐在路堤,雙手掩住臉,好像在哭泣。我停了車,下車來,對那個小孩說:“小朋友,別坐在路堤,很危險的。”他放開手,一剎間,我心里涌起一絲好奇怪的感覺,我仿佛在哪兒見過這張臉。這是一張很秀氣的臉,臉上都是淚痕。“你怎么啦?是不是被人家欺負了?”他搖搖頭,說:“叔叔,我迷路了,找不到家。”“你住什么地方?”“我不知道。”“那……要怎么找呢?”“我記得我家外面那條街。”“遠不遠?”“不……”“上車吧。”我說,希望能盡快把他送回家,這樣大概也不會耽誤我上機的時間。我駕著車子朝前奔馳,腦海里仍有一些迷惑。我肯定見過這個小孩,只是一時想不起。車子奔馳了一段路,小孩仍沒什么動靜。“小朋友,到了嗎?”“再往前走。”“你真的記得嗎?”“真的!右轉!右轉!”我只好右轉。過了一會,那小孩又喊了起來:“左轉!左轉!”我依言左轉,但忽然覺得,這一條路的盡處就是往機場相反方向的高速公路。我稍稍猶疑了一下。“沒錯,往前走吧。”“你不是騙我吧?”他格格地笑起來,笑聲令人毛骨悚然。“你笑什么?”他不說話,忽然打開車門,縱身一跳,我的心也好像跟他一起跳出車外。等我定過神來,那小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我閉了閉眼,有點懷疑自己是在做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我遇到的不是活生生的人?但他對我并沒惡意……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從迷迷蒙蒙中醒過來,趕緊踏足油門,沖向機場,但飛機已起飛了……當天夜里,就聽到我原本欲乘搭的那架班機出事,飛機上的人無一幸免。后來,在整理舊書報時,無意中發現一張舊報紙,一張小孩的臉閃入眼簾,我差點叫起來,這不就是那個小孩嗎?我回憶起來了,十年前,我目睹一宗交通事故,親自將一個受傷的小孩送去醫院,至于他有沒有活下來,我就不知道了。

手背上的女鬼

分類:【恐怖笑話】

嗯,這是聽我媽說的。我老媽的妹妹,也就是我阿姨發生的事...阿姨她嫁了一個有錢的老公,每天過得很愜意,常常去爬山,身體一向健壯。前陣子,她手背上莫明的長出一個瘤,本不太去在意,后來因會隱隱作痛,便去長庚找大夫看看,醫生說她那是良性瘤,開刀拿掉就好,沒什么大礙。誰知,開刀完才過兩個星期,那顆瘤居然又冒出來...!連醫生也解釋不出為什么。后來,有一次她去做氣功時,她的師父突然看著她,問她∶你是不是在某年的某一月去某地掃過墓?我阿姨嚇了一跳,想說他怎么會知道的?那位師父抓住她的手腕,看了看皺眉道∶你把人家帶回來啦!!哇!什么意思??細問之下,原來那天去掃慕時,阿姨經過那位女士的墓前,不知踢到了什么東西,那女鬼就跟著她回來了,也就是在那個時后,她的手背上開始長出那個瘤的。媽說∶難怪每次去你阿姨家坐坐回來時,頭都有些暈暈的...

我說∶哇!那阿姨不就都不敢一個人在家,想想,一個人坐在鏡子前,看著鏡中的〃她〃,不知會看到什么說....呵呵!這也只是聽說的。阿姨因為怕別人對她敬而遠之,只把此事告訴我媽,連丈夫、小孩都瞞著,老媽只把此事告訴我,我又只把此事告訴各位...

現在阿姨手背上的瘤,已經被醫生緊急通知要開刀了,聽說已到不切除不行的地步。問說為何如此,醫生只訥訥的說∶大概是體質的關系....阿姨卻感到另一支手背好像又有凸起的感覺....上帝保佑她。

復仇的詛咒

分類:【恐怖笑話】

平常又兇又酷一點表情都沒有的游健老師今天一點都不神氣,從早上到中午都坐在辦公桌前發呆,呆滯的眼神底下想的都是他老婆--也是在學校教書的簡麗娘老師--最近對他的不理不睬,他們之間已經兩個多月沒有性生活了,不只如此,簡麗娘最近根本是連碰都不讓他碰,今天早上當他一翻身碰到他老婆時,他老婆更是對他怒吼:[拿開你的豬手!滾開!]游健老師拿起了擺在桌前的照片,照片里有他,他老婆,還有他們一起養的狗--巴特.他們夫妻感情本來是很好的,雖然他在[那方面]不是做的很好,可是他一直都很努力啊!到底是甚么時候開始他老婆漸漸的不理他呢?對了!就是他們一起養了巴特之後沒多久,原本他是為了討他老婆歡心才去寵物店買了巴特啊!這件事的發生會不會跟巴特有關系呢?一個疑問在他心中浮起,漸漸地有了畫面,對了!他老婆最近幾個月每天傍晚都帶著巴特出去溜狗,而他家隔壁就住著在同一所學校教書,同樣也養狗的戴其巴老師,一定是他,一定是戴其巴在每天傍晚和他老婆簡麗娘一起溜狗時勾引他老婆,說是溜狗,誰知道他們到底去了哪!游健一向對戴其巴沒好印象,那家伙只會一天到晚在他面前吹噓他對女人有一套,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樣,這死家伙居然搞上他老婆了!他心中好恨啊!恨不得殺了他!他不知不覺地自言自語脫口而出:[有機會我一定要殺了你們這一對奸夫淫婦!]放學後游健老師為了查資料獨自一人來到了圖書館,在館內走著走著,腦中卻全是復仇這件事,這樣的怨念太強烈,像電波一樣地往外傳,不知不覺中仿如無意識一般他走到一本黑色沒有書名破舊的書前.[奇怪了!以前沒看過這本書啊!]基於好奇,他拿下了這本書,突然之間一張犯黃的紙掉了下來,他撿起來一看,剎那間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上面竟然寫著:[想報仇嗎?燒了我,讓你老婆吃下.她和她情夫將會在今晚十二點整七孔流血而亡!]黃的白紙,驚駭的文字,詭異的圖形,游健老師手微微顫抖,過了好一會才清醒過來,他看看四周,沒有人!於是他小心翼翼將那本書放回去,將那張紙收到他口袋中.回到家後,他老婆正在客廳中看電視,看到他回來,簡麗娘看都不看就說:[不等你回來!我先吃過飯了!]游健走到他老婆身旁,他真的不明白他老婆為何變得如此冷淡,他伸出手想抱抱她,她卻一把推開說:[臟死了!不要摸我!我剛洗過澡!]懷著一股悶氣走開,他心想:[是啊!洗過澡了!跟那個戴其巴一起洗的吧!]走到廚房,他越吃越氣,越吃越不能平衡,吃完後他開了冰箱倒了杯牛奶,燒了那張圖書館撿來的紙,灰燼倒進牛奶中,一陣攪拌後他拿著牛奶走出了廚房對他老婆說:[喝杯牛奶吧!養顏美容!]他老婆看都沒看接了過去,咕嚕咕嚕喝了下去.他心中也升起了一股快感!他跟他老婆整晚不說話,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十點,十點半,十一點,十一點半,十一點四十五,十一點五十,十一點五十五...他不斷看著時間,又不斷看著他老婆,他老婆突然勃然大怒對他大吼:[看甚么!我臉上有大便嗎?還看!小心我...]他老婆突然臉上一陣猙獰,痛苦地倒了下來![我...好...痛!好...難...過!...]游健猛的一起身,大聲問道:[說!你那個奸夫是誰?][甚么...奸...夫...啊?我...不....懂...][還裝蒜!說!不說你只有死路一條!]他老婆緊閉著嘴,一個字都不說.突然之間!當!當!當!他家那個每到幾點就響幾下舊式時鐘響起來了!當!當!當!...突然!巴特在庭院里哭了起來,嗚~~嗚~~嗚~~多么駭人的聲音啊!充滿了恐怖!難道是戴其巴的鬼魂在庭院里嗎?當!當!當!他顧不得在地上掙扎的老婆,沖到庭院中,當!當!當~~~隨著最後一聲鐘聲的結束巴特也安靜了下來,游健走到庭院外轉頭一看!戴其巴家里燈火通明,窗簾上還映著人影,他根本沒死!怎么會這樣!怎么會?帶著復仇失敗的失落,游健轉身走了回去,卻看見...巴特!他的愛犬巴特!巴特全身是血....而且巴特還....吐了一地的奶油...

ggPOKER